【婚姻必修课】“同居保证书、忠诚协议”有法律效力吗?

发布时间:2018-10-05 16:09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栏目分类】:法律常识

【常识详情】

  纷繁世界,众多诱惑,两个人的婚姻就像是一台机器难免会发生点故障,在婚姻岌岌可危的时候,为了能够让自己的生活波澜不惊恢复一如既往的平静,大多数人都会绞尽脑汁套住对方的心,给婚姻打强心剂,于是“同居保证书、忠诚协议”之类的说辞就出现,渴望用白纸黑字这样的方式给爱情圈一个幸福的国度,然而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协议并没有如期望那般带来幸福和稳定,也没有给爱情或者婚姻带去信任和永恒。对于这些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绝大部分的朋友都不知道或者想当然认为有效。
 
  今天就带大家了解一二,本文仅供参考学习。
 
  一、“同居保证书”有没有法律效力?
 
  先看一则案例:
同居保证书有没有法律效力
  48岁的包工头王某,20年前来到云南打工,前些年因承包建筑工程腰包渐鼓。2010年,王某结识了年轻貌美的戚某。虽然两人年龄悬殊十几岁,但两人一见如故,多次接触下来两人便撞出了“火花”坠入爱河。不过,其实王某早已结婚并育有一子。
 
  激情褪去,生活的矛盾让两人的爱情出现裂痕,2013年在戚某的强烈要求下,王某写下了一份“同居保证书”:“我保证三个月内与妻子离婚,然后跟戚某结婚,如果做不到,我愿意给戚某20万元作为青春损失费。特此承诺”。落款处有王某的签名和日期,王某还在保证书上摁了手印。之后,王某与戚某便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2016年2月底,王某以二人性格不合为由提出分手,并称不愿意再见到戚某。之后,无论戚某怎么纠缠,王某都不再搭理。
 
  2016年7月,忍无可忍的戚某拿着王某所写的“同居保证书”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判令王某支付20万元违约金。戚某认为“那份保证书其实是我和王某之间的协议,王某违约了就应该支付违约金,这也是他不讲信用应该付出的代价”。
 
  不过,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得到法院的认可,戚某的诉讼请求被驳回。
 
  法官认为:“类似‘同居保证’一类的文书都属无效。”所谓“同居保证”,是指男女双方在恋爱阶段,为了保证同居关系而约定一方支付违约金给另一方,一旦一方违反约定,则应支付另一方违约金。“同居保证”的出现原意是为了维护双方的同居关系,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约束双方不能轻易地提出分手。但在现实中,一旦男女双方感情破裂,“同居保证”往往变成了一方要钱的借口。
 
  我国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设置“同居保证”违背了这一原则,应属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作了具体规定,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因此,“同居保证”保证的是法律不予认可的同居关系的稳定性,这种约定违背法律禁止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应属于无效的民事行为。
 
  从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结合法律的规定,“保证书”只有在不涉及夫妻双方的人身关系,不违反我国《婚姻法》等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时才能具有法律效力,否则便会因为违反法律基本原则而无效。
 
  二、“婚内忠诚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
 
  倪先生与周女士于2010年8月登记结婚,当天双方还签订一份夫妻忠诚协议,约定:“如任一方有违背夫妻忠诚的婚外情等行为,自愿放弃夫妻共有A房屋的一半产权份额。”2016年9月,倪先生与王女士同居被发现,于是周女士在不要求离婚的情况下单独诉请倪先生履行夫妻忠诚协议,并承诺若倪先生不再“违约”时给予其永久居住权。
 
婚内忠诚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
 
  夫妻忠诚协议是指夫妻双方在婚前或者婚后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违反夫妻忠实义务时,过错方按照约定给付对方若干财产或履行约定的协议。夫妻忠诚协议具有如下特点:
 
  1.符合民事法律行为构成要素。夫妻忠诚协议符合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的生效要件,是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
 
  2.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无论该条规定的夫妻忠实义务是道德义务还是法律义务,均不可否认法律对“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等违反夫妻忠实义务行为的规制。实现夫妻忠诚协议的内容只是手段,目的在于通过处罚过错方挽救婚姻。
 
  3.本质属于附条件的协议。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可见,我国婚姻法认可夫妻分别财产制。夫妻财产协议约定的财产给付内容以身份关系为前提,本不适用合同法的违约条款,但约定条件成就后的财产给付内容便转化为债权债务关系。
 
  综上,夫妻忠诚协议意在通过签订协议、互相约束、设定责任等私力手段,在夫妻原有感情的基础上进一步增进信任、互敬互爱并在约定条件成就时自愿接受惩罚。将财产“从左口袋放到右口袋”是夫妻约定财产制的延伸,在不起诉离婚时要求对方按照约定给付财产内容符合私法自治原则,亦可以达到提示、警醒过错方,修复夫妻感情的目的。而民事诉权是国家赋予人民司法救济的请求权,诉权是连接民事纠纷与诉讼程序的“桥梁”,目的在于使权利得到有效救济,行使诉权的方式即行使起诉权。单独诉请履行夫妻忠诚协议内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而且,本案中的夫妻忠诚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无胁迫、欺诈等可撤销或无效情形,亦不违背善良风俗,是婚姻法第四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规定的具体化。
 
  由此可见,夫妻忠诚协议的特点与民事诉权的适用对象决定了夫妻忠诚协议可以单独诉讼。
 
  否则:一方面,忽视感化对方、挽救婚姻功能。周女士不诉请离婚而仅要求履行夫妻忠诚协议,可见周女士对婚姻并未彻底失去信心,与倪先生夫妻感情尚未彻底破裂。而给予倪先生房屋永久居住权,未对倪先生的生活造成实质性影响,以财产给付作为代价对过错方倪先生的不轨行为予以惩戒只是手段,其诉讼目的在于让倪先生认识错误、感化对方,更重要的是以此修复首次受损的婚姻关系、维系多年的夫妻感情。
 
  另一方面,侵犯无过错方的离婚自由。在当事人未诉请离婚的情况下,若强制性将离婚作为承担夫妻忠诚协议约定义务的前置条件,势必导致当事人为解气,无奈下违心地诉诸离婚以惩罚对方,使得原本可以恢复的夫妻感情得不到应有的救济,导致权利救济与“违约”惩罚倒挂。否认其单独可诉性,无异于放任、纵容婚姻不忠行为,可能导致人们失去对婚姻的信心、对法律的信任。

       重庆婚姻律师推荐:鄢欢  傅炼凯  张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