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谈如何有效击破控方证据体系”专题讲座案件交流活动稿

发布时间:2018-05-29 15:00    来源:未知    浏览:

【栏目分类】:鼎屺新闻

【常识详情】

为提高律师刑事辩护业务水平。2018年5月26日上午,深圳律协商辩委在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分会场举办了 “谈如何有效击破控方证据体系”专题讲座案件交流的活动。此次的主讲律师主要有广东中距律师事务所的朱满成律师,北京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的宁瑞律师,广东万诺律师事务所的黄艳霞律师,宁夏宁众律师事务所上午宋泽华律师。

讲座中,通过对一起故意杀人案件的案情审理过程分析,主讲律师们从三个方面来讲述了案件的疑点。
案件详情:受害人是一名女性服装店店员,死于店内仓库两台鞋架之间,警察在鞋凳上的红茶饮料盖上提取到DNA,通过检验认定嫌疑人为男性,并上传至DNA库。在此后甘肃发生的一起治安事件中,比对DNA锁定嫌疑人并将此抓获。根据嫌疑人供述,嫌疑人因试衣多次,引发受害人不满,而起争执。在挂衣服背对时,嫌疑人从背后用左手捂住受害人的嘴,右手拿出刀,刺向受害者脖子。此后更将受害者拉进了仓库。而后在三次对嫌疑人的提审中,嫌疑人又否定自己杀了人,只是说去过案发现场,发现有人死了就走了。
公安机关将供述送至法院,从法院调取证据,发现被告人的厅前供述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

通过三个方面的分析:
一、审查法医类鉴定,对法医进行质询。
法医在案发现场首先应该测量室内现场的温度,测量尸体的温度,以及看瞳孔来确定受害人的具体死亡时间。但在对法医的质询过程中,发现法医鉴定中并没有做这些,法医只是从胃里的残留物消化程度来说是“最后一餐后1个小时死亡”。法医的做法不全,并没有认定证据来证明这一说法。受害者的具体死亡时间没有确定,导致死亡的最终原因也没有确定,而为何法医在受害者的指甲中的毛发中也没有提取出来信息?现场也没有任何痕迹证明嫌犯到过现场杀了人。而现场记录与文字笔录也不一致,厅前供述不一致,不能定案。
二、审查现场勘查笔录、照片和物证,对勘查人员质询。
通过对现场勘查人员的质询,发现现场录像不完全,现场没有滴落血,勘查笔录上提到的盒子上的血迹鉴定,现场盒子上也并没有血迹,现场很整洁。柜门被卸,柜子里是否有东西也不确定,勘查不全,导致案件性质不能确定。丢掉了重要的案件信息。
三、审查不稳定的被告人供述,庭审对被告人的发问。
通过审查供述人的三次供述,发现内容矛盾最突出的部分,是杀人细节,供述人趁被害人挂衣服时,被害人转身背对,供述人当时很生气,用左手捂住被害人嘴,右手拿刀,拖至案发现场的小房间,在右侧脖子捅了一刀,中间又松开过嘴,被害人说“别伤害我”,但还是捅了一刀。二次,三次说法一直这样,但尸检报告显示不一致,受害者左侧额头左侧颈部,下颌处也有伤。尸检报告显示被害人死亡原因他人用刀刺右侧颈部动脉大出血。而笔录左颈部也有致命伤。供述人说在案发后购买了宁川到兰州的车票,但公安机关调取证据并没有记录。供述内容与客观证据内容不一致。而破案关键的饮料瓶,三次供述都没有提到饮料瓶。现场柜子上有手印,鉴定报告显示也并不是供述人的。而提取到DNA的是瓶盖,瓶身上并没有指纹,现场也没有足印。从受害人的身上伤口来看,生前有过剧烈挣扎活动。供述上却没有说明。受害人指甲毛发也被忽略。由此案件应判无罪,现场可能为第二现场。
该案件中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原判有故意杀人。没有第一现场,死亡时间,无法确定何人所为,物证都不能证明此事,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原判,应该宣判无罪。

由此,辩护律师在接受委托后,要仔细准确审查案件的每一个事实依据构成、具体细节和重要证据,进行筛选、梳理出重要的核心证据和次重要的证据,掌握它们之间的关系。毕其功于一役,如何确定精准的辩护方向?是每一个刑辩律师都要面对的现实课题。